降准降息还有一定空间

对于四季度经济增速,我认为可能会反弹到7%,全年平均7%。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政策滞后,到四季度开始显现。二是受基数效应的影响。

10月1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宏观经济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487774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9%。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7.0%,二季度增长7.0%,三季度增长6.9%。

货币政策方面,整体的流动性是合理充裕的。最近几个月,广义货币都是13%以上,7月为13.3%、8月为13.3%、9月为13.1%,应该说是一个比较合理的状态,但是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企业的实际融资利率偏高,不利于企业融资。成本上升、银行惜贷、资本市场低迷、整个金融环境不好,这些因素对企业投资是不利的。

激活微观主体活力

对于GDP增速“破7”,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表示:“三季度GDP增长6.9%,下到7%以下,但是只下降0.1个百分点,应该说还是在7%左右。至于三季度的增速为什么小幅回落,我想,主要的原因还是进入三季度以后,国际和国内经济金融形势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

中国经济时报:你如何评价当前的经济形势,对6.9%怎么理解?

中国经济时报:你认为未来应该从哪些方面寻找经济活力?

因此,货币政策在保持货币流动性相对合理充裕以外,应该把重点工作转移到疏通传导机制,降低实际融资成本,实施逆周期的宏观调控。我认为,下一步的货币政策应该还有力度,降准降息还有一定空间。9月CPI为1.6%,为货币政策放松腾出了空间。基准利率还可以下调一次,下调0.25个百分点;存款准备金率下调空间更大。

中国经济时报:面对当前的经济形势,你认为下一步的宏观政策会如何走?

徐洪才:重要的是要加大结构性改革力度。各项已经列入计划的改革或者正在实施的改革要加以推进,比如简政放权、负面清单、国有企业改革、财税体制改革、金融改革要加快推进,尤其是财税体制改革是难啃的骨头,税收在减少,支出压力在增加,所以理顺中央和地方财税的权力和责任难度比较大,现在已经做了一些调整,比如财政部发行了3.2万亿的地方债置换,但是还可以适当扩大发债融资,国债发行今年下半年或明年可以适当扩大一些,增加政府支出的力度。此外,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今年是2.3%,明年财政赤字可以适当扩大一些,建议提高到2.5%,甚至2.7%都是可以的。因为风险仍在可控的范围内。

当然,6.9%的增速不用过度担忧但也不能安枕无忧。增长乏力的GDP指标,持续43个月为负的PPI,有所放缓的CPI涨幅,都让通缩矛盾再度凸显,表明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巨大。

应该如何理解6.9%?未来政策将何去何从?围绕市场比较关心的问题,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

积极的财政政策可以更加积极一些,主要方向是:一是应该主要放在引导投资上,想办法把已经上的项目落实好;二是在财税方面,还要加强对小微企业的财税支持力度,支持双创。

具体表现:一是投资下滑很厉害,前三季度同比名义增长10.3%,增速比上半年回落1.1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房地产投资过剩,制造业投资产能过剩。此外,基础设施建设不足,PPP项目落实有困难,效果不尽如人意。二是出口负增长,前三季度出口下降1.8%,其中9月份出口下降1.1%。低成本、用工成本、人民币升值等竞争优势在减弱,外贸在全球产业链处于低端位置,容易被其他发展中国家所替代。三是消费保持总体平稳,但也是温和下滑的,因为整个经济下行的时候,对消费也是有负面影响的。旧的消费,比如房地产消费现在是疲软状态,汽车消费也处于平台整理,不太可能出现大的上涨。而新的消费,信息消费、养老消费、体育消费、健康消费、文化消费、旅游消费正在增长,但是这个增长还不足以抵消传统消费的下滑。所以整体经济是下行的。

徐洪才: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下一步还有一定空间。

6.9%的增速在合理范围内

另外,还要加大对外开放,产能合作,进而拉动出口,重新塑造外贸竞争新优势。同时,加快PPP项目落地。当前稳增长的关键就是稳投资。消费是慢工出细活,不能奢望一来就有极大的提高。

通过改革、双创,激活微观主体的活力,创造一个有利于创新创业的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以及文化氛围。

当前经济不好,主要原因是投资驱动和出口驱动这两个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旧动力正在减弱,而创新驱动等新动力没有及时跟进。在新旧两个动力交替的时候,就出现了断档,所以下行压力比较大。

徐洪才:6.9%的增速在我的预料之中,所以并不在意。而且6.9%的增速也在合理范围内,不算低。从环比增速来看,三季度GDP环比增长1.8%,和二季度持平;从经济形势来看,就业形势不错,前三季度新增就业超额完成全年的计划目标,CPI涨幅稳定,1—9月份只上涨1.4%,而且居民收入保持较快增长,增速高于GDP;从经济结构来看,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在上升,新的消费热点也在不断出现。总的来说,我们不应该在意经济短期的波动,而要看重长期的结构优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